心理培训 Last News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神经症倾向 >

抑郁情绪障碍

时间:2018-02-08 12:50 点击:
心理学上认为影响我们性格的可能是遗传基因、父母(尤其是母亲)、朋友。不过这些因素还不能解答所有疑问。现在心理学家注意到了我们的兄弟姐妹。 兄弟姐妹,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

转载:
         正如真正的文艺青年不会不标榜自己是文艺青年一样,抑郁症病人也不会跟你诉说他有病。不同的是,大家都很喜欢文艺青年,而对抑郁症却是好奇+奇怪+歧视。我痛恨伤春悲秋标榜抑郁的傻逼,但更加痛恨无知的轻飘飘地讨论抑郁的人们。

 

  关于抑郁症的几点释疑:

  1、抑郁症就是心情不好。每个人人生中都会经历情绪的低谷。过段时间就好了。

  是的,每个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,都会经历心情悲伤、绝望的阶段,也确实能够随着时间缓解。

  但是,当这些症状超出控制,并且影响日常生活,甚至有概率产生生理性病变的时候,难道不该寻求医学上的帮助么?

  就自己而言,我能够区分心情不好和有抑郁倾向。

  心情不好时,我会暴饮暴食,情绪低落,整夜失眠,或者疯狂痛哭;

  而有抑郁倾向时,除了前面说的症状,还会视物模糊——看任何一个东西时,目光都无法对焦,眼前模糊一片,花费力气调整焦点之后马上又会涣散(这直接导致了阅读和书写障碍);

  以及幻听与幻视——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,会不停在我耳边说话,有时候是尖叫,有时候用尖锐的声音对我大喊:“你就是个loser”“你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没有意义”……

  然后,我需要动用全身的力气去控制被这个声音控制的念头,可能只是呆呆的站在窗前半小时,却累的浑身流汗、精疲力尽。

  有时候,它让我在午夜突然醒来,歇斯底里、绝望地大哭,然后不停用刀割自己。

  以及反应迟钝——起床需要一个小时,穿衣服要半个小时,有时候点了一支烟,自己没抽,一眨眼,烟就烧完了……

  没有经历过的人非常难理解这种感受,因为在我没病的时候,也曾经觉得抑郁症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。可是当这些事实真正摆到自己面前时,我才深深体会了这种绝望与荒诞的感觉。

  我不信鬼神,却能在午夜,清晰地听到身体里另一个人对我喋喋不休,却能在白天,看到本该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有面孔模糊不清的人踱来踱去;

  我不信心理活动会牵连生理活动,却在那个声音恶毒地诅咒我应该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,默默地拿起刀,直到血顺着胳膊一条条淌下来,痛觉战胜了幻觉,才能如释重负地哭出来……

  2、我经历的挫折比你大的多。还不是挺过来了?!你完全是抗压能力太弱了。

  不管事实是否如此,抑郁症的触发,很多时候与具体事件并没有多大的关系。

  当一个人处在“抑郁倾向”的情境下,任何事件都可能成为它的触发点,也就是心理医生说的“Trigger”——它可以是朋友的一句责难、今天早餐没有吃到想吃的三明治、实验做砸了、走路被人撞了一下……生活中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。

  3、你看起来很正常,一点都不像生病了。

  并不是所有病,都会让人面黄肌瘦、行动无能。

  我在最严重的时候去学校,大家除了说我眼神变呆、行动变得有点慢,与正常时丝毫没有差别。有时候我甚至会假装开心地说笑,当然,这需要动用大量的精力。

  对一个抑郁症患者说“你看起来很正常,试着多和别人说说话,心情就好了”无疑是非常愚蠢的举动:你会对一个心脏病人说“你只是脸色苍白了点,多运动就好了”吗?

 

  4、你要是自杀了,对得起你的父母吗?

  与其他行为无异,自杀,也是权衡利弊之后的决定。每个人的想法不同,于我而言,是觉得每天活着都是一种罪恶。

  我可以看见别人的闪光点,发现每个人善良的一面,可身边又每天发生这么多罪恶的事情,所以一定是我的问题——想法虽然荒诞,当它时时刻刻缠绕着我,当我将今天天气不好都能归结到自身的罪恶的时候,会觉得自己满身肮脏,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。

  亏欠父母,相较于亏欠整个世界,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

  随手举个例子:我思维最凌乱的时候,有天把自己胳膊划的鲜血直流,突然想到,很多动物在被人宰割的时候,一定比这还痛苦无数倍。进而自问:“可以因此成为一位素食者么?”

  想了半天,答案是否,顿时无比厌恶自己,觉得自己是世间最无能的人。

  5、死都不怕,还怕活着吗?

  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,死是一件非常轻松,甚至些许愉快的事情。

  另外,自杀行为一般发生在抑郁症的痊愈阶段,而非最恶化的时候——因为那时,连呼吸都是一种负担,都需要调动全身的力气,更别说爬到高处跳下来,或者吞药了。

  有自杀念头的抑郁症患者,是绝对不会向别人诉说的(见过间谍潜入别国的时候,到处和别人说我是间谍没?),只会自己默默地准备与计划。

  所以个人而言,我很鄙视那些自杀还要发微博,或者专门挑人多的地方跳楼的。

  6、我最近心情不好,要吃点抗抑郁药。

  说这话的,八成还健康地活蹦乱跳,并缺乏对于抗抑郁药的基本了解。

  当他们被告知药物至少需要两周才能起效时,一定会说:那我不吃了,自己调整调整。

  抑郁症是心情不好,而心情不好则不一定是抑郁症。

  抑郁症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一般而言,抗抑郁药至少要不间断地吃6个月,有些则需要2、3年。

  抗抑郁药既不是烟也不是大麻,无法在短时间内让人“快乐”起来。我这几天听过最荒诞的话,莫过于和别人一起吃饭,对方嬉皮笑脸地问我:“我最近压力有点大,你那药还有吗,给我吃两片”。

  听到的时候很想把手里的碗摔到对方脸上……

  7、抑郁症患者会哭吗?

  症状比较轻的时候会,重的时候,成天处于一种“想哭但是哭不出来”的绝望感。

  回想一下你最伤心的一次失恋,是不是哭的昏天暗地、茶饭不思?比这种感觉再绝望几倍,就是抑郁的感觉。

  8、我觉得我得了抑郁症。

  不要瞎想了,觉得自己控制不了就赶紧看医生去。

  我最近收到很多这方面咨询的私信,给的都是同样建议。

  知乎上的用户再热心,也不如医生专业。

 

  9、我的朋友或者家人有抑郁症。我可以关心他们的病情吗?

  一般而言,抑郁症患者不喜欢主动谈及病情,所以,首先请把他们当做和你一样的普通人看待。

  当他们对你不隐瞒自己的病情时,相信你们之间已经建立起足够的信任,这时候,可以不用避讳在他面前谈及抑郁症。

  但是,抑郁症患者往往十分敏感,尤其是对于以下问题,请尽量避免:

  你看起来很欢乐呀,怎么突然就得病了呢?我不信你得了抑郁症。你看,你都笑了,肯定没病。

  你这病什么时候能好?会复发吗?

  这些问题,往往患者自己也不知道答案,不仅得不到结果,还会让患者觉得你不理解他们。

  建议:将关心落实到细节上,比如以上两个问题,可以换做:

  1. 你今天看起来比平常开心,是不是感觉好些了?

  2. 昨晚睡得怎么样?有没有做什么好玩的梦?(睡眠障碍是抑郁症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如果睡眠正常,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抑郁症的缓解)最近药物的反应有没有好一点?

  10、我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?

  还是同样的话,请把他们当做正常人看待。

  平常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可以多拉他们出去活动活动。

  抑郁症患者往往很怕见人、与人交流,这时候请一定保持耐心,多劝几次。活动尽量不要涉及激烈运动(很多抗抑郁药物具有镇静作用,极大削减人的体力),或者具有竞技性质的内容(容易让败者感觉沮丧)。

  共同吃饭、聊天、晒太阳(身在英国的我很羡慕大家每年都有足够的阳光可以晒到)、散步(这是我个人最喜欢做的)、读书、逛街、逛博物馆……都会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如果对方不愿意讲话,不需要逼着他,静静地陪着就行。

  如果当地条件允许的话,可以参加一些心理机构的课程或者讲座,其中会很详细地讲到抑郁症的心理、行为与恢复相关内容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易昌心理咨询网

地址:市南区闽江路(个体),青岛大学(团体)
联系人:朱老师  电话15953276889  QQ:543307338
本站优化关键词:青岛心理咨询 官方网址:www.fazhanxinli.cn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易昌心理咨询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请勿复制本站内容!

鲁公网安备:37021402000259号

ICP备案号:鲁ICP备12008639号-3